加入书架

001 猪笼浸江,冤家结缘

时间:04-01 11:57 字数:3175

东吴国都城

天顺二十八年,时值隆冬,天气极寒,白色的雪花漫天飘舞着。都城怒江的码头,此刻里三圈外三圈的挤满了人,只见码头的高台上,站着四个穿着青色统一服装的侍卫。侍卫的脚下赫然躺着两个竹篾编织而成的猪笼。

此刻猪笼里装着的并不是猪,而是两个活生生的人。远远都能从衣着上分辨出这两人是一男一女。只见男人闭着眼睛,奄奄一息了,男人灰色的棉卦上,布满了一条条抽痕,白色的棉絮沾着血迹,从布条上翻开,在白色的雪花映衬下,猩红的血迹很是瘆人。

再看边上的女人,一头如瀑的黑发披散在雪地上,双眼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像一把细长的梳子,垂挂在眼帘上。巴掌大的小脸,皮肤如雪般惨白,身着白色的里衣,直条条的躺在猪笼里。

雪花纷纷扬扬的下着,不时的飘落在白衣女人的身上,触目所及的白,死寂的白,加上女人躺着一动不动的身子,多么像一具没有生气的雕塑。

“听说安定侯府的七小姐通奸被捉,要被浸猪笼了。”一个穿着灰色棉卦的中年汉子,兜着手八卦的说道。

边上一个青衣棉袍的男人附和道:“就是,就是,我也听说了,不过这七小姐也真是可怜,刚出生就没了爹娘,这会小小年纪又要遭此劫难。”

“要我说啊,她是活该,年纪小又怎样,不守妇道的骚娘们。”灰色棉卦的中年汉子接着说。

“骚,老六你闻过啊?你说这七小姐哪里最骚?”只见一个后来的贼眉鼠眼的男子,拍着汉子,笑得一脸猥琐。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高台上的猪笼,咽了一口口水,*笑着继续说道:“可惜了,这等妙人,我在街上见过七小姐,那模样可真是天仙似的,还有那皮肤,白嫩的可水灵了,淹死了多可惜,给我带回去做娘们多好。”

“狗屁,*五就你这*玩意还想肖想这七小姐,你知不知道这七小姐什么来头?”站在边上一个一身肥肉的大婶指着男人骂道:“这七小姐可是正儿八经的安定侯府大小姐,就你那挫样还想讨婆娘,笑死人了。”大婶说完夸张的大笑。

大婶口中的*五,看到众人看过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恼羞成怒闷吼一声:“死猪婆,看我不弄死你。”

人群中小小的骚动,根本不影响百姓们看热闹,议八卦的热情。

直到高台上传来一声令下:“浸。”

人们都秉着呼吸往高台看去,只听到“扑通”两声,怒江里水花四溅。人群里传来一阵吸气声,这天寒地冻的,站着穿着棉卦都觉得冻得慌,更别说扔进结着冰凌的水面。

木七迷迷糊糊间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冰寒,一种窒息的感觉让她的脑子迅速清醒,虽然没睁开眼睛,但水的触感还是清晰的传来。

木七很诧异,她虽然只穿越过来三天,可是以她对安定侯府的环境的了解,府里没有一个湖有这样湍急的水流。求生的本能让她第一时间张开眼睛,随着眼睛一阵刺痛,木七的眼睛又快速的紧紧闭上。时间虽短,可是她也收获了重要的信息,水,笼子,看来有人想要她死。

一股戾气传遍木七全身,十几年雇佣兵生涯,从来就只有她让别人死的份,一个猪笼还奈何不了她。

猪笼随着水流颠簸着,木七知道自己再不把笼子挣脱,或许不待她窒息,也会被暗流卷去。木七徒手用力的掰着竹篾,被锋利的竹子刮破了手,也不知痛般,双手用力的折着竹条。

还好,猪笼的竹子已经干枯,这会又是冬天,竹子少了韧性,变得很脆,木七用力可以轻易的把竹子折断。可是即使竹子脆,想要在编织的笼子里折出一个出口还是很不容易的,何况木七这会还憋着气,闭着眼睛泡在水里。

两分钟过去了,就在木七气息耗尽的时候,笼子终于被折开了一个八寸来长的缺口。缺口很小,可是对于木七这样十五六岁的孩子瘦弱的身板也够了。只见她先把头伸出去,接着侧了*,肩膀便灵活的挣了出去,再下便是全身。

作为一个雇佣兵,游泳是一项刚进队就要训练的科目,更何况木七这样优秀的雇佣兵,游泳这项技能更是不逊色于任何的国家队游泳运动员。面对离岸十米的距离,湍急的水流,对木七来说更是小菜。

当然拥有这样本事的人指的是雇佣兵小七,现在她的灵魂穿越到安定候府大小姐木七的身上,这身体本就羸弱,加上在水底的一番折腾,好不容易靠着意志游到岸边,这会早已经体力透支了。

木七闭着眼趟在岸边的雪地上,脑子在思考着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上午,她吃过早饭便在离院散步,虽然她对都城一无所知,可是还是可以确定这里一定不是安定候府附近。

就在木七闭眼休息的时候,原本围在码头的人们,也从吃惊中回过神来:“天啊,七小姐居然自己爬出了猪笼还游了回来。”人们一边发出惊叫声,一边往木七的方向涌来。

人群的动静很大,木七早已经觉察,可是她这会正在思考,根本不做理会。手摸到边上柔软的雪花,木七可以确定,她记忆中的日子天气虽阴,但一定不会下雪。而且从她身上的体力木七可以判定,她顶多只晕迷了一天*,现在是第二天,也就是说,她从昨天上午已经开始晕迷了。

忽然,木晓晴这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木七的脑海,是她,一定是她,昨天只有她到过离院。虽然木七从醒过来就开始防备安定候府所有的人,可是毕竟刚穿过来,很多东西不适应,就像这迷香,现代大把的先进玩意可以杀人于无形,哪里需要用到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木晓晴,好,很好,占了我的家宅,受着我爹的恩泽,居然如此丧心病狂,过往的账,今天就让我一笔笔和你们算。

“她是不是死了?”

“狗子她娘,你胆大,要不你去探探?”

原来围观码头的人群,早已经移了过来,围着木七正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更有胆大的一步步向木七走近。

没待几人近身,木七蓦然睁开眼睛,朝着几人剐了一眼,眼神狠戾,充满杀气。几人被那杀人的目光,吓得脚一哆嗦,瘫跪在地上。

木七站直身子,看也不看几人,眼神凌冽的扫了一圈围观的众人,人们被她冰寒的目光,盯得直哆嗦,吩咐往后退,硬是让出了一条两丈宽的道。

大雪纷纷,白衣胜雪,木七穿着一身湿透的白色里衣,坚定的往安定候府走去。此时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搭在身上,白色的里衣结着冰,紧紧贴着身体,展露着珑珑妙曼。

木七的手更是鲜血淋漓,她走过的地方,不时有血滴滴落在雪面上,刺目的红,更是让人们多了几分恐惧的心里。仿佛此刻在路上走的不是安定候府的大小姐,而是来自地狱的白衣修罗。

冷,彻骨的冷,木七犹如没有感知的木头,脚步坚定,气度潋滟。

一身湿衣,却不见狼狈,直挺挺的背脊,傲骨铮铮。看得远处马车里的男人,心底生出几分不忍,明明是一个小丫头,却偏偏整得像一个战场上撕杀的将军。“风影,送一件披风过去。”男人刚说完,就是一阵急促的咳嗽,一边咳还一边解着身上的披风。

“爷,这……”风影拿着披风,一脸的担心。

男人抬头狠狠的蹬了一眼风影,风影只得一溜烟的飞了出去,踏着人群的肩膀和头顶,瞬间就来到了木七的跟前,把披风往前一递:“给。”

风影这个动作,其实做得很不情愿,爷从来就没管过这些闲事,眼前的女人的确有几分姿色,可是也不值得爷不顾身体把披风让出去。

木七浑身上下散发着比天气还冰凉的气息,一路上虽然围观的人数众多,可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打扰。忽然的被挡住了去路,木七表示很恼,刚想把人挥出去,就看到风影递过来的披风。

这是一件黑色的貂毛披风,黑亮的毛发很是整齐,一看就是上品。木七知道自己身上的里衣沾了水,这会身体曲线毕现,的确很需要一件披风蔽体。

木七伸出滴血的手,毫不犹豫的把披风接了过去披在身上,披风还带着体温,可是这么一点暖意,根本温暖不了木七寒透的身体。

风影本以为木七会推让一下,这貂毛大衣可是主子的心爱之物,这会要送给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他心里很不情愿,本就等着女人推让的时候把披风拿回去。可是这女人倒好,这么理所当然的接过披风,倒是让他有些目瞪口呆了。

木七一手抚着貂毛披风上的毛发,抬眼看着不远处的马车,马车很气派却是通体乌黑,帘幕严严实实的遮挡着,让人看不清里头。木七直直的盯着马车看,仿若可以穿透厚厚的帘幕,看到里头坐着的人。

一时,朝着马车朗声说道:“谢过公子,以后有什么需要小女子帮忙的,尽管吩咐。”木七并没有自报家门和姓名,因为她知道她今日应该已经是都城里的“名人”了。

木七话落,马车里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好说。”

实时打赏&催更

粉丝排行榜>>

澄澄不是凳凳送来了1束鲜花

祝你生如夏花般绚烂,给你一个爱的么么哒!

10-09 15:38

NiCole"送来了1束鲜花

祝你生如夏花般绚烂,给你一个爱的么么哒!

04-21 00:14

杨杨杨小小xiaoxiao送来了1束鲜花

祝你生如夏花般绚烂,给你一个爱的么么哒!

04-13 07:22

A- A+

目录  共 倒序 正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