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3突如其来的主动亲热

时间:12-07 17:33 字数:1361

路曼丽搂住他的脖子,正要疯狂啃咬沈千阙的嘴唇,一辆计程车在后面鸣笛。

沈千阙透过后视镜,看到计程车副座上的人是花羽,她的脸色白得诡异。

他想甩开花羽,却在路口遇到红灯,无奈停下。

花羽趁机打开计程车门,快步冲到玛莎拉蒂前面。

“你不是先离开火锅店吗,怎么会在这里,难不成你在跟踪我?谁给你的权限?”沈千阙放下车窗,勾起嘴角。

那若有若无的笑容,能让所有女人融化,花羽却寒到心底。

沈千阙有个习惯——

他越是生气,笑得越发邪魅。

花羽知道自己接下来,肯定又要被狠狠惩罚!

然而她还是跑到车窗旁,拉过他的领带,用力吻上沈千阙的唇。

她的唇柔软而有弹性,带着刚刚喝过的大麦茶的味道,还混合了外面冰冷的雨水,散发出哀怨和伤痛。

沈千阙惊讶地瞪大眼。

这是花羽第一次主动吻他。

这个女人跟他签订契约后就变得很听话,不管他对她做什么都默默承受,就像一具没有思维的木偶。

为什么突然做这种事?

而且是在路曼丽面前!

这算是反抗么?

先烫伤他的初恋,而后强硬吻他,宣告主权?

沈千阙压下心头异样的感觉,将花羽用力推开道:“你发什么疯!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吗?”

哪知道花羽踉跄跌倒在地上,又跑过来,扒着车窗,头发湿漉漉的,就像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沈先生,请你开门,让我上车。”

“哈……”路曼丽夸张地放开抓着沈千阙*的手,“这是什么情况?”

“快点。”花羽拍戏时膝盖受伤,刚才又摔了一跤,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一直有狗仔在偷拍路姐。”

路曼丽赶紧整了整头发,伸着长腿翻到后座。

沈千阙扫了眼花羽一瘸一拐的腿,开门让她坐上副驾,一路无言将玛莎拉蒂开到路曼丽家。

车子刚在别墅面前停下,一个酒气冲天的男人就快步走上前,粗鲁地打开车门,把沈千阙拉到外面,抡起酒瓶,一下子砸在他的脑袋上。

“沈千阙,你要不要脸,别人的老婆,你也敢动!”

沈千阙的额头流出血来,他擦去血丝,冷笑着后退几步,出拳猛击对方的腹部,对方立即鬼哭狼嚎,痛得捂着肚子弯下腰。

路曼丽大惊失色,慌忙挡在男人面前。

“别打了!千阙!殷唐,你误会了,千阙只是送我回家!”

伴随着一记响亮的巴掌声,路曼丽漂亮的脸肿起来。

殷唐抓起她的长发,不顾女人的求饶和哀叫,把她往屋子里拖:“臭娘们,你还替他说话?!别以为我殷家衰落了,你就想更换饭票!他知道你真实的样子吗,他那样的小白脸满足不了你!”

“放开曼曼!”沈千阙两眼发红,抓起殷唐的手腕,将他一脚踹到地上。

沈千阙知道殷家老爷子走了之后,殷唐的叔伯闹着分家,殷唐的日子不太好过,但怎么也没想到,殷唐会变成这个模样。

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六年前,他在美国念商学时,有多意气风发、英俊清朗。

殷唐当时信心满满,和沈千阙打赌,看谁先追到路曼丽——

他在人头攒动的时代广场,为她空降玫瑰花雨;把世界顶级的流行乐团请到现场,给她作庆生歌曲;在曼哈顿最贵的地段买房子,打造现实中的芭比屋送她……

殷唐的浪漫攻势,无所不用其极。

沈千阙惨败。

他眼睁睁地看着殷唐作为胜利者,在德州圣安东尼奥大教堂,亲手为路曼丽戴上鸽子蛋钻戒。

结束了这段闹心的回忆,沈千阙冷冷看向殷唐:“我终于明白,曼曼刚才对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花羽刚手忙脚乱,从后备箱里翻出急救箱,想给沈千阙处理伤口,听到这话,心快要跳出来:“沈先生!”

“曼曼,离婚吧。”沈千阙仿佛不知道花羽在身边,他瞳孔里只有路曼丽的影子,眼神饱含爱意,如同海洋深沉,“我娶你。”

A- A+

目录  共 倒序 正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