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4 终止肉体契约

时间:12-07 17:33 字数:1049

花羽就像是被人判了死刑。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离他最近的女人,只要朝夕相处,即便身份不配,成不了他的太太,也可以和他做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卑微的愿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她第一次在片场当群演,跟着一群“叫花”闷头往前冲,偏离了方向,不小心撞到他的怀里。

导演恼得骂人,他却摇摇手:“没关系。”

男人背对阳光的脸,轮廓精美,仿佛神祗雕像?

还是她代替路曼丽穿晚礼服,露出线条柔韧的后背。

男人立即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按着她的肩膀,冷漠地告诫导演:“不要让她接大尺度的角色。”

她的心突突乱跳,喜滋滋地沉浸在散发着他清新味道的外套,带来的温暖中?

她爱极了这个男人。

仿佛他偷偷使了个魔法,变成她的灵、她的肉。

所以当他提议她当他的契约女友,她完全不觉得被金钱侮辱,而是欣喜若狂地把它当做天赐良机。

然而两年来她身心上的顺从,没有换得他的任何回应。

呵呵,是啊,人怎么可能爱上宠物?

他要的至始至终是路曼丽。

路曼丽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有次陪他去银行取钱回来,遇到了持枪劫匪。

沈千阙被枪托砸晕,路曼丽遭到绑架。

两天后,她逃离了魔掌。

完美的背,却变得不堪入目,布满狰狞的伤口。

沈千阙恨死了自己。

那份恨转换为愧疚,以及更深的爱情,全部都给了路曼丽。

花羽享从他那里得到的“温柔”,不过是幻象,就像月亮,不管多皎洁明亮,偷的都是太阳的光。

“曼曼,跟我走。”沈千阙朝路曼丽伸出手。

路曼丽却坚定地摇了摇头,像是护犊子般将殷唐挡在身后:“千阙,对不起,我不能离开殷唐,现在,他是最困难的时候。”

“我明白了。”沈千阙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花羽一直看着自己,拽着她的胳膊回到玛莎拉蒂。

他疯了般在公路上行驶,找到个偏僻的地方停车。

往后调整了下座椅,他闭上眼,用冰冷的声音,发出命令:“坐上来。”

这回沈千阙没有背对花羽。

他托起她的臀。

刚才被心爱女人*以及拒绝的画面,交替出现在脑海。

*如同野兽叫嚣,撕破*,想要克服挫败和痛苦。

没有任何*,他进入她,动作粗鲁而残忍。

他将脑袋埋在她的胸口,用手掀开体恤,在她的后背不停地摸索,仿佛要透过滚烫如水的触摸,抓住什么东西,然而又一次次徒劳。

情动深处,他不禁低吼:“曼曼,你到底拿我当什么?”

花羽胸口的体恤湿透了。

是他的泪。

花羽感觉心碎成一片片,她捧起他的下巴,几乎是用尽力气说:“沈先生,抬起头看我。”

“闭嘴!”他仿佛被人惊扰了美梦,愤怒地捏住她的胳膊,“怎么是你,为什么是你?”

“是啊,为什么是我呢?我不是你的路曼丽,我是花羽。”花羽抚平他的眉毛,嘴角露出一抹浅笑,虽然苦痛但很坚决,“我要终止契约。”

A- A+

目录  共 倒序 正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