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第一章 边陲贵女

时间:01-20 15:30 字数:2175

北漠的气候总比内陆恶劣得多,空气中总夹杂着驼马厩的膻味,初一敲晕了丫鬟金珠的头,将她拖到了梳妆台前。凭借着黯黑的月色,她换上了一身鞑子的女装,一张黑色暗金的纱巾遮盖了整张绝美的脸。

她不明白,自己的义父为什么要呆在这北漠边陲的小镇,或者雅丹城或者南晋都比这乌兰托好。不过义父说天下一家,相生相息,也许就藏着这个理,哪里都一样,只要百姓都能安居乐业,

伍兹说陶土坊白天手工拉的胚纹做出了个佛陀,她迫不及待地想去看看。

翻过后院红柳枝编成的篱笆墙,是一片茂盛的园子,她顽皮地向枝头涩涩的果子做了个鬼脸就直奔陶土作坊。揭开房顶瓦片察看了半响,确定无人便肆无忌惮地跳了下去。

手指一弹,一颗明珠便嵌到了头顶的木橼上。

有人,她毛骨悚然地转身,昏暗中一双如墨的眼睛,正戏睨地看着她,便吓得倒地一个翻滚。凤景瑞看着眼前这个娇小的女子,有些滑稽地笑了,哪有做贼这么倒霉的。

“喂,你是贼?”初一有种遇见同类的*恼,浑身炸毛。

“你见过这么帅的贼吗?”一身月白的华服,容貌清朗的凤景瑞站在她身后被逗乐了。

初一定了定神,一脸疑狐,是啊,这人衣着何曾像贼?

“嘘……”外面很快传来****的声响,一群黑衣人利落地跳下院墙。踢开门一阵风地卷了进来,带来阵阵寒意。

“小心”凤景瑞拍了拍初一的肩膀,挡在了她的前面,毕竟是个俏生生的姑娘,他没来得及细想。

初一愣了下,这个男人竟然想保护她,够义气。看着把她护在身后果敢向前的男子,心里涌出一股别样的温暖。

黑衣人并不答话,疯狂地提刀包抄上来,一个旋身凤景瑞踢开近前的剑锋,那人本能一闪,只一瞬间刀出人倒。

“你们走吧,你们杀不了我的”凤景瑞一脸无奈,看了看倒地那人鞋底的金色图腾。

暗夜门侍卫鞋底的印记,每个人都有编码,只有人死倒下才能看到他们的身份。

领头的黑衣人顿了顿,但是……他咬了咬牙,毫不迟疑抬手又下了个围剿的指令。

“哈哈,他就这么巴不得我死吗?”凤景瑞自嘲地笑了笑,剑指眼前前赴后继的黑衣人,一双冷厉的眼眸像笼中的困兽,发出凄厉哀嚎的狠戾。

屏气,一道劲力从丹田很快覆满全身,劲力化作强大的惯性,他像一只夜蝶翻飞在重围中,纠缠厮杀在一起。

那扑哧飞溅的鲜血,像妖娆的荼蘼花缀满初一的衣衫,很明显,这些人根本不是这月白男子的对手。但是他们好像彼此认识,月白男子处处忍手,但这些人似乎根本不领情。

初一暗自纳闷,一群奇怪的人。

“喂,你们走啊,别打了,他不想杀你们的……”也许她不想坠入阿鼻地狱,不得不出声好心提点他们。话刚出声自己便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帮这个萍水相逢的男子,感觉他的心有些软,也挺仗义不是吗。

“哧……”凤景瑞发出强者的气息自顾沉浸在围剿中,被初一突兀的声音吓了一跳,该死的女人,左手唰的被首领的剑尖划过。

黑衣人面面相视,有些气馁的样子,今夜的结局早已分晓,他们根本不是这个人的对手。首领抹了抹嘴角残留的血迹,看着血流成河的地面,一声长啸带着剩下的人,很快窜出门外消失在夜空之中。

都走了,初一看着自己身上的血迹,有些嫌恶地拉了拉面纱,企图遮挡这让人作呕的血腥味。这满地尸体,伍兹肯定明天要被急死,义父一定会派人过来的。

“喂,女人你做贼的还是看戏的”凤景瑞有些好笑,还没见过女子这么胆大包天的。

“什么啊,你才是贼,我是这里的主人好不好……”初一不满的嘟囔着。

他突然发现这个女子有双好看的眉眼,似蹙非蹙剪水含烟,像灵动的琉璃瓶。“呵呵,哪有主人夜半三更揭瓦上墙的”这个女子还真有意思。

“呃……我懒得跟你讲,诶!你的手流血了”初一一下子被话堵住了,是啊哪有这样偷偷摸摸的主人。说话间她转动着明眸善睐的眸子,指着凤景瑞的手臂有些尴尬地转移话题。

“哦……”凤景瑞定了定神,感觉自己的胳膊还真的有些痛了。

“你也早些离去吧,小丫头”他可不相信这么有钱的贼,夜明珠“啪”的上梁,这陶土坊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凤景瑞回过头,不再言语一个腾身就不见了人影。

“真是些怪人”初一有些懵了,这些人真怪都一样说走就走,手臂还流着血呢。

她重重谈了口气,再也没有兴趣找她的佛陀了。偷偷返回府邸,老线路,初一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王爷,你受伤了……”凌晨时分,谋士陈勇焦急地惊呼道,一个身影悠地进来了,卷起屋里烛火一阵颤抖,勉强摇晃半响才稳住昏黄的烛焰。

“一点意外,没事”凤景瑞捋起袖口并不在意,好在很浅的伤口,不碍事,他接过陈勇递来的创伤药麻利的拾掇着。见情况真的无碍,陈勇也就不说话,静静站在一旁递东拿西。

“刚到魔蝎苍穹的陶土坊就被京城的暗夜门盯上了,难免一场打斗,没事”凤景瑞平静地说。“今夜的动静估计要打草惊蛇了,不过还要继续查实,暗卫的消息是否真的是空穴来风。”

“这个北漠人一身惊人的医术,却控制着乌兰托整个区域,我估计这只是冰山一角,或者还有更大的范围”陈勇爽利地端了一杯茶递给凤景瑞,好像这件本该丫鬟做的事,他已经做了无数次样顺手。

如消息说,陶土坊内有乾坤的话,那些东西又如何运出去呢?魔蝎苍穹究竟要干什么?昨晚的事情后,他一定会以为暴露了,然后呢……凤景瑞有些沮丧推开书案上的镇纸。

“我马上派人盯紧,不得松懈!”陈勇沉声道。“有必要再去探探他的府邸,只是这次让暗流去”。

凤景瑞并没接话,今日那自称陶土作坊的主人,身穿鞑子衣裙的女子呢,是戏句吗?此女非富即贵,在这边陲小镇上,而且举止淡定绝不是寻常人家所养。

“不用,明天我要去见一个人”凤景瑞淡淡的说。

A- A+

目录  共 倒序 正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