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第20章 原来如此

时间:04-09 21:14 字数:1023

“再多一个字,不要怪我不给你保住饭碗的机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林家即便不如南宫家呼风唤雨,但是让南宫辞掉一个秘书,易如反掌。”

林诗婳浑身散发着凌冽的气势竟然让莫妮卡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一路径直走到南宫的办公室门口,来之前她真的想不管不顾的去砸门,然后像所有被抛弃的女人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

可是虚掩的办公室门内传出那一声声放浪形骸的声音,让她的血液凝固。

“别啊,别啊,人上来怎么办?”

女人仿佛是特别兴奋,笑声由一开始的隐忍变成了夹杂着喘*息,空气中弥漫着欲*望的荷尔蒙气息。

“南宫,你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

为了保留自己最后一丝尊严,也为了避免那样撞破的尴尬,林诗婳深呼吸一口气,极力保持着镇定和冷静站在门口。

尽管修长的连衣裙下,她的双腿都止不住的颤抖。

“算你聪明,要不然进去了,你说这多尴尬。”

林倾姿穿着性感的吊带,披散着头发出来,长长的波浪卷平添了她身为女人的妩媚和婀娜。

“我要找南宫,不相干的人让开。”

对着林倾姿,她再也没有了那份冷静。

“他凌晨才赶飞机回来,然后陪我到现在,你忍心去叫醒他吗?下午他还要飞纽约,南宫太太,你不希望什么意外发生吧?”

林倾姿嘴角微微向上扬起,看着林诗婳的眼睛都忍不住喊着嘲讽笑意。

“南宫在我水里做手脚的事情,有你一份吧?”

质问这句话的时候,林诗婳的声音都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她多希望这一切都是叫花子和主持在撒谎。

“不然你以为呢?你知道澈哥哥他有多么不希望碰你,第一次都不落红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给他生孩子?”

林倾姿一步步的逼迫着林诗婳,她的个头比林诗婳高一些,整个人向她压近。

“他连这个都和你说吗?”

原来,生活最残忍的是让你永远也触及不到绝望的底端,你以为已经遍体鳞伤的心,在下一秒还会以不知道的方式继续破碎下去。

“你应该庆幸,如果不是我的身体出了问题,你连当这个代理孕母的机会都不会有!一辈子只能当老处*女!”

林倾姿满意的看到林诗婳眼中一点点被*开来的破碎和绝望,她觉得从未有过的兴奋。

“代理孕母?”

林诗婳的大脑一片空白,娇小的身子连连后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原以为这里是爱情的结晶,却不曾想,他只是看上了她的肚皮,多么可笑。

林诗婳笑了,笑的是那样的癫狂,眼泪顺着她瘦削的脸颊蔓延,绽放出无数绝望。

“小姿的话,你明白了?替小姿孕育好这个孩子,这是我给你最后一次赎罪的机会。”

不爱就是不爱,原来即便自己再卑微去乞求,他都不屑一顾。

从头到尾,他看上的,只是她能够孕育一个孩子的子宫而已。

A- A+

目录  共 倒序 正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