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第23章 野种

时间:04-09 21:18 字数:1065

“小婳,妈妈,妈妈帮不了你了。”

林母跟在南宫澈的身后进来,就像做错事的人是她似的,羞愧的低下头来。

“我好傻,竟然就相信了亲情!”

林诗婳愤怒的看着林母,这是她的母亲啊,她怎么就能睁眼说瞎话呢?

“混账!”

南宫澈一拳砸向了南宫夜:“她是你嫂子,你也下得去手?”

南宫澈悲哀的眼神看着南宫夜,又看向林诗婳,这两个人,已经不止一次被他撞破。

“我南宫澈的太太,怎么就对男人那么感兴趣呢?”

南宫澈反手将那盆精心栽培的花给摔碎,然后他愤怒绝望的看着林诗婳,他该怎么去劝自己?

说她是被迫的?说她是有苦衷的?可是她的衣服都是好好的脱下来的,现场也没有打斗反抗的痕迹。

而且林母……

如果不是他的太太有问题,何苦让自己的母亲守在外面?

“阿澈,你听我说,这一切都是误会,我中计了!”

林诗婳焦急的看着南宫澈,可是现在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果然下贱!”

收起方才不经意流露出的哀伤,南宫澈又恢复到那个冷酷无情的面容:“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还那么渴,看来你果然不配做孩子的母亲!”

“哥,这不赖嫂子,是我,哥,你要打就打我吧!”

南宫夜恰到好处的再次横插进来,而林母也在一旁不停的唉声叹气。

一切的一切,都让林诗婳百口莫辩。

“看来你确实没什么话要对我说了。”

南宫澈转身:“我会委托律师过来和你谈判,怀孕和哺ru期不准离婚,这期间别墅让你住,等哺ru期过,希望你能把字签了!到时候你要是实在愿意跟他,我不阻拦。”

终于等到了最后的审判吗?林诗婳的眼角流出绝望的泪。

方才,她多么希望他能够听到她心底的呼声。

可是他说什么?他说她果然不配当孩子的母亲。

他要把她送给南宫夜那个魔鬼。

林倾姿也说,她只是代理孕母。

可笑,为什么她被伤害一千遍一万遍却还是不长记性呢?

还是对南宫澈心怀希望呢?

“你为什么要这样?我也是你的女儿?”

药效过后,林诗婳厉声质问林母。

其实如果南宫澈愿意多待五分钟,就可以等到她药效过,亲口和他解释。

“你说什么?我不懂。”

林母态度冷冷的,和之前判若两人。

“那个叫花子也是你安排的对不对?”

很多事情在林诗婳的脑中回放,之前想不通的现在全是一片澄清透明。

“你确实吃了不少寒凉的东西,伤了身体。如果不是因为林倾姿的身子出了问题,我想这辈子你都不会有孩子的。”

林母不屑的看着林诗婳,她的计策达到了,也就没有伪装下去的必要了。

“林伯母,你先走吧,这里交给我!”

南宫夜满意的看着林诗婳眼中涌起的浓浓的恨意,很好,一切都朝着他预期的方向发展。

“对了,不要叫我母亲。”

走之前林母像是想到了什么恶心的事情似的,嫌弃的看着林诗婳:“我的女儿只有林倾姿一人,至于你是哪里来的野种,我也不知道。”

A- A+

目录  共 倒序 正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