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第1章 还不能死!

时间:03-15 12:08 字数:2347

“是苏若然揭的榜?”

“是!公公!小的已经将小女带来了,那小的是不是可以……可以回去了?”

“回去?”太监阴阳怪气的看了眼惴惴不安的太医院院判苏大人,还有跪在身后的一家老小,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你这个庶女若是能真的治好咱们皇子的病,那苏家还有一线生机,若是皇子有个三长两短,那你们苏家就等着满门抄斩吧!”

满门抄斩……

跪在身后的苏婉儿骤变,跌坐在地。

原以为将这件事赖到苏若然头上,她便能逃之夭夭,没想到……

太监从苏婉儿身边经过的时候,惋惜的摇了摇头,“可惜了,听说马上要跟咱们三皇子成亲了,现在居然出了这样的事……”

苏婉儿紧紧攥着手,她还不能死!她还有锦绣前程等着她!

可整个洛阳城,谁人不知三皇子墨千城最得皇上宠爱,三岁能熟读四书五经,七岁骑射百步穿杨,只可惜从小身患异症,肚大如孕,皇上为他寻遍了名医,倾尽了太医院之力,但十多年依旧无果,坊间传闻都说这位墨皇子其实是个女人,腹中怀有妖胎,墨皇子因此变得喜怒无常,皇上下令,凡是揭了皇榜来医治,却不能治好墨皇子的,通通以欺君之罪论处,满门抄斩!

墨皇子的病就连华佗在世都无能为力,一个小小的庶女,能治好?

苏峰知道,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都怪你这个不孝女!若不是你非要揭那皇榜给三皇子治病,我们苏家会沦落至此吗!”大太监一走,苏大人转身就给了苏婉儿一巴掌,双目充斥着熊熊怒火,他向来最宠这个嫡女,这还是第一次出手打她。

大夫人赶紧将女儿搂在怀中,“夫君,婉儿也是维护你的名声啊,都怪张家那几个姑娘,故意害我们家!”

“爹,是她们用激将法……”

“你若不蠢,她们怎能害的了你!”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苏峰更是火上心头。

张家一直对太医院院判之位虎视眈眈,苏峰这么多年如履薄冰,处处小心谨慎,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女儿如此不争气!

“夫君。”大夫人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毕竟是院判,这么多年来一直对墨皇子呵护备至,当年还救过先帝,咱们的婉儿还是未来的墨王妃,若然……她就算治不好皇子的病,也不会真要了咱们一家的性命的……”

苏峰长叹了一口气,抬头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但愿吧。”

没想到,他居然有牺牲庶女来保命的一天。

疼……

一阵剧烈的疼痛,让苏若然缓缓睁开眼睛。

她不是在医院心脏搭桥手术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环顾四周,古色古香的檀木雕牡床,淡黄色的帘帐,一阵淡淡的檀香味充斥在鼻尖,她挣扎着起身,头晕目眩,赶紧用手扶住床沿,这手……常年行医的她一眼便看出,这是一双营养不良从事体力活动的十六七岁的女孩的手,苏若然忽然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好多不属于她的记忆硬生生的挤了进来。

苏若然,苏家二小姐,娘亲是苏府大夫人的贴身丫鬟,因为这层关系,苏若然与娘亲在府里吃不饱穿不暖,经常被姐姐苏婉儿还有大夫人欺辱,去年还被高家公然退婚,是整个洛阳城最下等的庶女。

这次,苏婉儿一时冲动揭了榜,居然让大字不识一个的苏若然出来顶罪!

可怜的苏若然为了不连累母亲自杀了!

这份孝心,让苏若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很好!

让她背黑锅是吧?

她可不是那个分不清枸杞与葡萄干的苏若然,而是海外归来经验丰富的医学博士!

治病救人是吧?她根本没在怕的!

“苏小姐,你休息好了吗?请为我们家皇子诊治吧。”门缓缓开启,苏若然抬头看去,只见穿着一身青叶纹案,淡褐色长衫的太监,站在门口,语气虽然恭敬,但眼神中却充满着浓浓的不屑。

“准备好了。”苏若然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起身,“我随你去!”

这么自信?

太监疑惑的蹙眉,不是说这个苏家庶女,只是一个不受宠的草包吗?

两人走过一道长长的走廊,来到一座竹林深处的竹屋,太监示意她跪在屏风后,转身进去交谈了一番,苏若然好奇的抬头望里面看去,朦胧的山水画屏风后,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孕妇模样的人躺在*上,左右两侧有两个丫头*。

难道,这个皇子真是女的?

怀孕十八年?哪吒都该出世好几次了吧?

太监进去没多久便出来了,轻蔑的看了她一眼,“苏小姐,我们三皇子有请。”

这个庶女他是知道的,被退婚,被使唤,最上不了台面,她要是能治好三皇子的病,那母猪都会上树了!

苏若然缓缓起来,绕过屏风,一眼便看见烧的旺盛的火盆,还有男人的穿着黑靴子的脚,淡蓝色的烫金长衫,顺着脚往上看,苏若然猛地愣住了,脚步微微凝滞,只见躺在床上的男人,腹部高耸,就算没有八个月,少说也有六个月的身孕了。

苏若然停住的几秒,站在墨千城身旁的两个丫鬟心都悬了起来,皇子喜怒无常,对腹部无比敏感,她们平时伺候,一眼都不敢多看!

这个苏若然如此大不敬,恐怕是活不成了……

墨千城虚弱的咳嗽了几声,那双冰冷的眸子,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骤然降了十几度。

“小小稚女,竟敢揭榜?”他沉稳低沉的声音十分好听,但却没有任何温度。

“小女不才,愿为皇子排忧解难!”

苏若然这才回过神来,继续往上看,出人意料的看到一张俊朗非凡的脸,虽然憔悴苍白,但五官凌厉精致,跟她追的男神还有几分相似,看惯了清朝的老照片,她以为皇室皇子都是其貌不扬之人,没想到这个皇子长得这么帅!

救!这必须救啊!

死了,这多浪费颜值资源啊!

墨千城不悦的蹙眉,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大胆的直视他!

“你能治好我?”阴嗜的眼眸落在苏若然单薄的身躯上,衣衫粗陋,连府中丫鬟的衣衫都比不上,看来传闻是真的,这个苏若然只是一个痴傻的庶女罢了。

“能!”

苏若然沉迷在墨皇子的美色中,忙不迭的点了点头,“你这病不难,只要方法得当, 要不了几个时辰便能恢复如常!”

刚看时,她确实被一个大男人的孕腹吓了一跳,但这么多年在海外的经验,让她迅速找到了病因。

但她殊不知这个反应,却让墨千城眼眸更冷了。

“口出妄言,拖出去斩了吧!”他疲惫的闭上眼睛,摆了摆手。

这些年为了功名利禄来府里为他治病的废物,他见的太多了!都只会耍耍嘴皮子功夫!根本没有真才实学……

纳尼!

苏若然愣在原地,这皇子也太喜怒无常了吧!

“三皇子,我真的可以治好你的病!”

A- A+

目录  共 倒序 正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