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第1章 :狠心的小家伙

时间:07-26 11:45 字数:2011

天刚暗下去,几个黑影抬着一袭大红嫁衣的女子从淮南王府的后门鬼鬼祟祟的抬了出去。

迷迷糊糊中宴倾城听到有人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

“你确定她已经死了?”其中一人开口问道。

“我亲自喂的毒药,早就没气了,放心吧。”另一人保证道。

“那赶紧把她扔在这儿就赶快回去向二小姐拿赏赐吧,这儿阴森森的,让人瘆得慌。”

“你还能再胆小一点吗,这有什么可怕!”

“这儿可是乱葬岗,大晚上你就不怕这儿的冤魂了找你索命吗?反正我是不行了,就扔这儿吧。”

话落,两人慌慌张张的将人给丢下。

倒在地上的宴倾城突然眉头微微动了动。

脑子一遍遍的重复着最后师傅失望的对她所说的那几句话。

“身为一名医者你误入歧途当了什么神偷!简直太让我失望了。”

“可是师傅您想想,学医能帮到人,我那劫富济贫也能帮助人,二者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你!只要你一天是我的学生,我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这么错下去,念在你医学天赋惊人,未来在医学方面定然会有更大突破的份上,罚你入幻梦空间,好好反省。”

“师傅不要,不要!”

只觉得脑袋传来一阵剧痛,宴倾城慢慢的睁开眼来,在月光的照射下,入目是两个身着古代下人服装的奇怪人,而周围依稀能够看到树木和草丛。

二人眨巴着眼睛瞪着睁眼醒来的宴倾城,然后四目相对,瞳孔长大,一人猜想,“还魂了?”

宴倾城头疼的厉害,身为都城声名显赫的神偷,更是闻名于世的医学门门主的关门弟子,她自认为去过无数的地方,但此时此景竟出乎她所意料。

但这里不是博览馆,也不是在幻梦空间之中,她也不是身穿夜行服,而是一身大红嫁衣。

宴倾城看着如此陌生的地方,“这是什么地方?”

“宴大小姐,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你要怪就怪自己嫁错了人!”一人颤颤巍巍的应道。

宴倾城明明已经断了气,怎可活过来?

听到面前这人的称呼后,倾城的脑海中忽然涌入了不少的画面。

宴倾城,南明国尚书府嫡女,长相丑陋,是花都出了名的废柴。

只因外祖父医术了得,南下时救了淮南王一命,为答谢救命之恩,便定下了原主与淮南王世子的婚约,当时还被传为了一段佳话,晏家的地位也因此飙升。

可淮南王世子根本就看不上原主,所以要她清纯可人的妹妹宴诗寒作为陪嫁妾室一同嫁入淮南王府。

今日便是她与世子的大婚之日,只是身为正妃的她却是从侧门抬进王府,拜堂行礼事宜更是由宴诗寒这个小妾给代劳了。

原主根本就不敢反抗,却没想到竟遭到了如此毒手……

看样子,她在幻梦空间走火入魔意外穿越了。

“快,快动手,绝不能让她有命回去!”另一人在惊慌之余,尚存一丝理智道。

回过神来后,其中一人伸出手去想要掐断宴倾城的脖子。

宴倾城敏锐的察觉到了有危险向自己靠近,一个迅速起身,一脚将他给踹翻在地,直接踩住了他的胸口。

要知道她从小不是在医馆,就是在跆拳道馆,武术馆接受训练,就这点本事还想要偷袭她?

“谁派你们来的?”原主被喂下毒药,体内经络几乎全断,是谁要下这种狠手?

“宴大小姐,你别杀我,我全都告诉你……”另一小厮立马吓得哀求着,眼底划过一抹阴鸷,从衣袖中冒出一把匕首,就向着宴倾城刺来。

“咔嚓”一声脆响,宴倾城拍拍手,冰冷的看着一脸震惊,不敢相信刚刚发生一切的小厮。

小厮手指着宴倾城,眼睛瞪的如铜铃般大,缓缓的向后倒了下去。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一个废物的手里。

刚才,他的脖子被宴倾城给掐断了。

宴倾城不屑的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尸体,“想暗算我,下辈子吧!”

在月光的照射下,更是让她的面容狰狞而恐怖。

这样娇弱瘦小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干脆果断的手段?

直至死,两个小厮也未能想明白,当然,他们也没有机会想明白了。

突然脸上灼烧的疼痛感,让她不由得跪在了地上。

再怎么说她也是泡在医馆长大的,此时她的情况她再清楚不过了。

在脸上沉积多年的黑色毒素已经慢慢向周围扩散开来,若不及时做些处理,毒素必定会让她这张脸完全毁掉。

不知到底是谁竟会如此心狠手辣,在原主脸上用了这么狠的融毒。

正想着,宴倾城的胸口有些闷,让她就快要无法呼吸了一般。

她差点忘了,刚才那两个小喽罗还给她下了毒。

宴倾城先将自己的几处重要穴位给封住,以免毒素随脉络扩散开来。

再摸出银针扎在脸上扎上了几针,以防她撑不到回淮南王府了。

一系列动作下来,她的额头上冒出了许多的小汗珠。

脸上的毒瘤加上体内刚入的毒,若是再不去除的话,怕是会有生命危险。

这程度的疼痛,并非常人可以忍受,还好宴倾城忍耐力极强,不然早就疼晕过去了。

她如今没死,要是逃走的话,淮南王府的人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到时候她必定成为南明国所追捕的对象。

再说了,如今她已和原主融为一体,原主的死,她绝不会善罢甘休,定是要让毒害原主的凶手付出惨痛的代价。

不仅要找凶手报仇,她更要解了自己身上的毒才行!

这时,宴倾城察觉有人向她靠近,迅速转过身去,不知何时身后竟是多了一个男人。

宴倾城警惕性的问道:“你是谁?”

“好狠心的小家伙。”虽是看不清楚男子的面貌,但从他的语气中依稀能够听出那戏谑的味道。

宴倾城面无表情的看着男子,脑子转的飞快想着深更半夜,荒郊野外,这人出现在此定不是什么巧合。

实时打赏&催更

粉丝排行榜>>

拾柒_N6C7KWnD送来了1束鲜花

祝你生如夏花般绚烂,给你一个爱的么么哒!

08-08 02:27

A- A+

目录  共 倒序 正序